個親戚的朋友曾就讀的某高中,圖書管理員翻開多年前的畢業紀念冊,內頁也因為歲月而泛黃斑駁,看著資優A班合照旁的獨照,想起當年那落寞離校的身影。

那年的七月十五,大多數學校暑假還沒結束時,這間高中一如既往地提早開學,尤其資優班更早於其他班級一個月開始暑修。

 

資優班只有A‧B兩班,避免男女混合影響學習,女生A班,男生B班。
其中一年A班的淑強和江江,入學當天一拍即合成為好友,不僅上下課都一起,甚至休假逛街都形影不離。

 

留著俏麗的短髮的淑強,總是喜歡制服上衣搭配運動褲


下課短短十分鐘的時間常常揪著阿簡一塊打球,有時午休與江江匆匆用完餐也要打一場;

 

如果說她與江江是閨密,與阿簡就是哥兒們。

 

八月正式開學,除了課業稍微忙碌了一些,對淑強來說和平常沒什麼兩樣。
這一天如往常一樣,淑強和江江一起走在前往福利社的路上,與B班的男生擦肩而過,對方輕輕推著那黑框眼鏡,微笑著與江江點頭示意後,轉身走進文組辦公室內。

 

「我覺得他挺可愛的。」江江靦腆地笑著:「偷偷和妳說唷,他昨天和我表白了。」
「真的?恭喜妳,他看起來人不錯!」
「那妳呢,妳目前有喜歡的對象嗎?」

 


「其實…我也告訴妳一個秘密…」淑強攤了攤手,繼續說道:「我…對男孩子沒有興趣,不過目前也沒有喜歡的對象就是。」

 

只見江江收起了笑容,沉默了半晌。

 

「還有時間,我們用跑的去福利社還來得及。」淑強輕輕拉起江江的衣袖,和平常一樣。

 

瞬間江江如觸電般地甩開了她的手,周遭的空氣如凝結般,陷入了尷尬的沉默,接著她從唇齒間勉強地擠出一句話:「快上課了,回教室吧!」

 

接下來的幾堂課,兩人絲毫沒有交集,淑強無法理解自己到底說錯或者做錯了什麼,但也沒多想,這一天依舊上課、打球、放學。

 

這一天,本該和平常一樣。

 

晚餐過後,淑強家的電話響起,強媽接起來後,另一頭傳來的是滿腔的怒火:「叫妳女兒不要接近我家小孩!」語畢便重重掛斷電話。

 

沒多久後,是導師打來通知雙方家長第二天到校協調的電話。
「對方的家長非常生氣,反映淑強觸碰她的女兒令她感到不舒服,而且…」
「而且?」
「您女兒是那個…只對同性有興趣的,對方家長擔心她會影響到其他同學。」

強媽也感到訝異,除了成績之外,女兒從來沒有在她面前提到關於學校的一切事情,對於女兒的交友更一無所知。

尤其是淑強「只喜歡女生」這個部分。

「真的不好意思,或許這當中有什麼誤會,還是請兩方家長來學校談談吧!」

 

隔天,淑強與父母來到視聽教室。
現場等著的不僅僅只有「雙方」家長而已。
班上半數同學的家長也在,包括淑強的「哥兒們」-阿簡的爸媽也在。

 

以江媽媽的「我強烈反對小孩的學習環境受到影響!」作為開場白

 

 

瞬間現場瀰漫著惡意與嫌惡,接下來這些情緒全都化為針對強爸與強媽對小孩「教育」的質疑。

 

最後,在強媽的催促下,淑強含著淚,彎下腰對著現場所有人鞠躬致歉:「我是開玩笑的,對不起!」

 

淑強感到不解。
『同樣是分享祕密、同樣是說出喜歡的人,為什麼只有我受到懲罰?』

 

『為什麼我必須為了自己的性向道歉?』

 

從離開教室的那一刻,淑強的世界就變了。
淑強的父母開始嚴格控管她的儀容,甚至服裝,淑強被迫穿起裙子,開始留起長髮。

 

每天早上踏進教室,自己的座位一片凌亂,桌面上用粉筆寫滿了大大的「同性戀」「變態」「去死」等字眼,而個人櫃內總是被灑滿粉筆灰,有時課本還出現在垃圾桶。

 

而江江一夥人總是在教室一角竊笑著,每次與淑強擦身而過時,嘴上總是離不開「噁心」這字眼,音量大到刻意讓淑強聽見,一次一次的如刀刃般刺進她的心口。

 

 

阿簡不再與淑強打球,加入了江江的「遊戲」行列,過去淑強與她、與江江分享的生活話題,變成了她們茶餘飯後的笑話。

其實阿簡也是與淑強「同一個世界」的人,但如今對方卻當這一切沒發生過一般,一次一次如同推翻掉真實自我一般地對著淑強說出仇恨的話語。面對如此的「背叛」,淑強大可以把阿簡的秘密直接在同學們、老師們的面前揭穿。

 

但淑強沒有這麼做,因為沒有人會相信她。

 

 

這個班級似乎被劃成了三個世界,淑強的世界、江江與阿簡她們、圍繞在她們周遭的同學們。

 

每一天,都和「平常」一樣。

班上霸凌的情形日漸加劇,其他同學選擇視而不見,即使與老師和父母反應都得到一樣的答案:「為什麼全班都只針對妳,是不是妳有問題需要改進呢?」「或許妳可以考慮轉去普通班?」「妳就不要理他們啊!功課寫完了嗎?」「明天不是有考試?」

 

得到這個答案的第二天,淑強沒有去學校,也沒有返家。

 

一整個星期淑強父母與警察都來學校詢問師長、同學、教官們,大家都不知道淑強到哪去了。

 

 

她失蹤了。

 

兩年後,即使導師沒有要求,負責畢冊製作的江江還是把淑強的大頭照放在了全班合照旁邊的小圈圈內,淑強似乎早已成了A班禁止討論的話題,大家看了看畢冊的定稿,沒人表示意見。

闔上畢冊,管理員心想:
「如果那時有完善的性平觀念,是否不再有人需要為自己的性向道歉?」
「如果那時能友善包容他人,歧視與霸凌是否不會發生?」
「何時能不再需要因自己的性向自我厭惡,一輩子躲在陰影下沒有出口?」

 

校內公布欄上的尋人啟事,淑強的照片依舊在上頭。
今天,依舊和平常一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糟糕樹 的頭像
糟糕樹

糟糕樹笑點滴

糟糕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